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某些地点应当出产幸福”——徽州大峡谷逍遥行(3)

2023-06-20 13:11:25 685

摘要:三在后疫情时代,谈论大自然、森林、溪流和人类的关系,可能显得有点必要。人类和山水之间的渊源颇深,人类的祖先一开始就是在丛林中生活的,准确的说应该是生存。当距今320万年前,被考古学者1974年在肯尼亚与埃塞俄比亚交界地区发现的女性猿人化石,...

在后疫情时代,谈论大自然、森林、溪流和人类的关系,可能显得有点必要。人类和山水之间的渊源颇深,人类的祖先一开始就是在丛林中生活的,准确的说应该是生存。当距今320万年前,被考古学者1974年在肯尼亚与埃塞俄比亚交界地区发现的女性猿人化石,被认为是世界上第一个走出热带森林、开始直立行走的女人的遗骸。而一些人类学者利用遗传学技术对人类的基因进行研究,认为全世界的民族共同起源于4-20万年前的一个非洲原始部落。专家认为,“400-600万年前从猿分化出来的原始人类大都没有留下后代,只有非洲的一个部落生存下来,在10万年前,这个部落开始走出非洲,迁到西亚,然后从西亚迁到世界各地,6万年前进入亚洲内地,4-6万年到达大洋洲,3.5万年前到达欧洲,最后在3.5万年前跨越白令海峡抵达美洲。这些迁徙到世界各地的非洲部落的后裔最终形成了现代人类。”事实上,一千多年前的中国古代,城市加上乡村所占国土面积还是非常小的,大部分地方被丛林被森林覆盖,森林里的大型动物还屡见不鲜,伤人事件层出不穷,人类还远远不是大自然的主宰,直到工业革命的兴起,蒸汽机征服了全世界,洋枪火炮代替了冷兵器的繁荣,人类向大自然的开进速度呈加速度螺旋式上升,森林被砍伐一空,水流被用作发电站的廉价工具,人类第一次站到了大自然的头顶,就像站到了巨人的肩膀上。城市文明飞速发展,乡村在快速沦陷,高楼大厦的壮观被称作钢筋水泥丛林,可以说有多少高楼大厦,就有多少森林倒下,因为人类不是住在水泥壳子里,这个壳子还要盛满各种各样的家具家电,这些东西从哪里来,还不是从大自然的索取中来,砍伐了一棵树,生产出了一张床,水流发电带来的城市的万家灯火,人类越忙碌,大自然就勒紧了裤腰带满足人类的贪婪,人类的欲望无止境,但大自然却不是太阳,是不可再生资源,是消失了就真的永远消失了。

所以,到已经是“限量版”的大自然中去,到尚未被砍伐殆尽的森林中去,对于作为地球主宰的人类的我们,已经越来越变成奢侈的行为了,但大自然、森林就像是一面镜子,时刻提醒着我们,地球真正的主人是它们,而不是我们。有专家认为,“在自然中独处是一种深刻的体验。它让我们远离社会,撕下毫无意义的标签。提醒我们工作、成功、失败或家庭并不是我们的全部。我们像花、像树一样,只是生物中的一种。融入自然,与动植物平起平坐。提醒自己,人类只是自然巨大画布上小小的一笔。自然让我们意识到自己的微不足道,看到自己的自恋。这领悟让我们诧异,却又感到安慰。”

周云蓬在文章中写道,“耳朵跟我说,你年龄大了,不需要总混江湖了,能不能带我去个安静的地方——听听风吹竹林,雨打屋瓦,‘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空山松子落,幽人应未眠’,听安静的人小声说话,听枕边人均匀呼吸。夏天的飞鸟飞到你窗前,叫了一声,耳朵就醒了。”周云蓬是一位盲人,但佩服他的是,他一直就这么不停走来走去,从国内的东北到北京到绍兴再到大理,可谓是千山万水,然后再到国外很多地方,这从他的书中可以感受出来。他在写作的同时还是位民谣歌手,也因此受邀去过国内外的大大小小的音乐节。有时候我总是有种疑问,作为普通人,正常人,也很难做到说走就走,自己长到现在都四十岁了,也没去过太多地方,国外也只是去过新加坡,而且还是单位出差去的,虽然谈钱很俗,但很多时候觉得囊中羞涩,一想到出去要花费很多就在头脑中停止了旅行的冲动,但实际上很多人也没有很多钱,照样去了很多地方,所以这是一个问题,需要去思考。

游历过太多地方的周云蓬,在文章中写出这样的话,想想也是有着一定的道理,很多时候我们看山是山,看水是水,但经历了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之后,再回过头来,看山是山,看水是水,才有更深的体悟,所以很多人会说,我现在的生活就是这样的呀,大隐隐于市,在繁华闹市中,也有别有洞天的安静之所,雨打芭蕉,风吹竹林,枕边人的呼吸,夏天的飞鸟,在城市中也能看到。我想说的是,人生有几十年甚至百年的时光,都市,乡村,平原,山野,人是流动的,这一刻在这里,下一刻在那里,不是说居无定所,而是现代化的浪潮裹挟着人们,在现代化交通工具畅通无阻的今天,长时间待在一个地方似乎也不那么现实,80后的我们相对于长辈们来说,有了更多流动的可能,90后00后就更不用说了,我们仰仗着外在的工具天上飞的地上跑的,借助于这些外力,让身边的环境不停在发生着变化,然而比外在的变化更重要的是心境的变化,人的心境是会发生变化的,这一刻是高兴是幸福,下一刻说不定就是沮丧就是抑郁,而且很多时候我们是感受不到我们是幸福的,小时候农村长大的自己一个月吃一次肉就感觉特别幸福,但现在呢,天天吃肉也未必觉得幸福,随着工作压力的越来越大,生活节奏的越来越快,我们幸福的刺激值也越来越高,吃一顿美食解决不了问题,来一次旅行也解决不了,回来也仍然要面对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虽然人很多时候是庸人自扰,但问题是烦恼来了想要解脱又不知去往何处,所以还是有一个根本问题所在。

根本的问题没有解决,所以才会产生上述种种问题。

人是相互支撑的,是时不时的要依赖于外力,借助于外力,让自己过得更好,或者解决自身的种种问题,比如生病了,看医生,要到医院去,打针吃药,通过医生来解决身体的苦痛,让身体恢复健康,而心灵层面的呢,抑郁,苦闷,苦恼,烦恼,焦虑,紧张,颓废等等,这些负面情绪来的时候,我们往往是很难招架得住的,很多人因此投降,做了俘虏,沦为负面情绪的奴隶。

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主题歌《我和你》的音乐录制人、作曲家陈其钢在他的儿子车祸意外去世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从悲伤绝望的情绪中走出来,这个时候龙井草堂的戴建军邀请他来到位于浙江遂昌黄泥岭一个山沟里的躬耕书院生活了一段时间,有一天他说,“我活着活着,觉得突然没有岁数了,在乡村,我会长时间看地上的蚂蚁,这蚂蚁是怎么组织起来的?找到躬耕书院这个地方,离开杭州离开上海离开北京离开巴黎,就在一个穷山沟里头,就是农民在那儿,你看到了一个更大的世界,每天对着外边,比如下雨了,一座大山,虽然你面对的不是知识分子,但道法自然,一切都在那儿,本来就在那儿。一切规矩都有了,用不着人去建立,人是多么渺小。只有在离开城市地方,你才会有这种思考和感悟,你才会觉得你的坚持是有力量的,和自然的气是连在一起的。”后来陈其钢从失去儿子的悲痛中慢慢走了出来,同时也爱上了这块看起来还没开化的蛮荒之地,通过开班教授青少年,启蒙他们的音乐细胞,发掘他们的音乐才能,这些大山里的孩子通过陈其钢老师的耳提面命言传身教,取得了之前他们想都不敢想的成绩,而陈其钢也从孩子们的欢声笑语中重拾了对生活的信心和在音乐这条路上坚持走下去的勇气。

对于环境影响人的观点,梭罗这样写道,“聪明的医生会建议病人换换环境,换换空气。感谢上帝,世界很大。新英格兰不长七叶树,也很难听到模仿鸟的叫声。野鹅比我们见识广,它们在加拿大吃早餐,在俄亥俄州吃午餐,晚上就在南方的河湾上梳理羽毛。就连野牛也在某种程度上紧跟节气,在科罗拉多草原吃完草后就迁去黄石公园,因为那里有更绿、更甜的草在等它们。但我们总感觉,如果将农场的篱笆拆掉,换成石墙,生活就固定了,命运也确定了。如果你被选为镇议员,夏天的确就去不成火地岛了,但你可以到地狱的烈火中去。”宇宙比我们看到的要大。所以,很多时候当我们在一个环境中似乎有点走不下去的情况下,就需要换一种环境,借助于外界的力量,让自己重生,或者重新出发,也只有通过这样的对比,这样的变化,树挪死人挪活,才有了另外一个可能,不至于走到死胡同里面不能自拔。

但其实说实话也不是所有的地方都适合这样做的,人挪活不假,但也要往好的地方适合的地方去挪,当然,什么是好什么是适合因人而异,可能有些地方非常不错,但对于其他人来说就不适合,都有这种可能,但这个世间总归有一些是好的地方的,这些地方适合变换环境,适合当做你的疗愈之地,当做你的梦想发生的地方。法国作家福楼拜在《包法利夫人》中有一段这样的描述,“她有时候寻思,她一生最美好的时日,也就只有所谓蜜月。领略蜜月味道,不用说,就该去那些名字响亮的地方,新婚夫妇在这些地方有最可人意的闲散!人坐在驿车里,头上是蓝绸活动车篷,道路崎岖,一步一蹬,听驿夫的歌、山羊的铃铛和瀑布的喧豗,在大山之中,响成一片。夕阳西下,人在海湾岸边,吸着柠檬树的香味;过后天黑了,只有他们两个人,站在别墅平台,手指交错,一边做计划,一边眺望繁星。她觉得某些地点应当出产幸福,就像一棵应地而异的植物一样,换了地方,便长不好。”

来到徽州大峡谷,这是和你身处的都市钢筋水泥丛林完全两样的,没有了工作的烦扰,没有了车水马龙,只有瀑布的水声,只有小溪安安静静的流着,山上的树木自顾自的高傲的生长着,一点都不会对你谄媚,不会对你讨好,也不会去折磨你,你在这片土地上只是一个匆匆过客,但走着走着就会忘记自己在哪里,完全融入其中,呼吸着大峡谷的带点水汽的清新空气,负氧离子多得让你眩晕,走的累了就在彩虹椅上坐下来,休息片刻,做个短小精悍的梦。周围鸟语花香,周围又是那么万籁俱寂,就像陈其钢老师说得那样,透过山沟你看到了一个更大的世界,徽州大峡谷身在其中,不同季节的变换,瀑布随着水流量大小也发生着不同的变化,夏天瀑布是声势浩荡的,冬天气势就小了很多,但不管瀑布怎么变大变小,都和你无关,仿佛千万年都是这样的景象,从高处到低处,从一条白练而下,到百川归海,无论是气势磅礴,还是静水流深,你只是一个旁观者,一个微不足道的旁观者,但就在旁观的过程中,作为人的渺小是被深刻感知的,你不会再纠结于世间的琐事,尽管知道离开之后可能还会卷土重来占据你的头脑,但没关系,哪怕短暂的离开,让头脑放个假,徜徉在这山水间,忘乎所以,做个深呼吸,经过无数个瀑布之后,到达天下第一瀑,体力有了一定的消耗,但情绪得到了极大的释放,反而人显得更有精力了,然后下山,跳进红尘的大海。(未完待续)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